大发彩票址
        加入收藏 |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企业视频
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重要通知

        精准扶贫得人心  感恩帮扶送锦[03-04]
        关于招聘岭东泵站水泵工的通知[07-20]
        吉尔吉斯凯奇-恰拉特公司用工信[07-11]
        西藏华泰龙公司用工信息[06-30]
        贵州金兴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[06-19]
        招聘启事[06-19]
        关于对自愿从事井下一线工作员[06-19]
        廉政公益广告[11-27]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联系我们

        地址:吉林省桦甸市夹皮沟镇
        邮编:132411
        电话:0432-66742108
        传真:0432-66742144
        邮箱:jpgbgs@163.com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友情链接

        中国黄金集团公司
        中国黄金经研网
        中国黄金协会
        第一篇 夹皮沟金矿的采金之始(-------1845)

        【上部 第一篇】第二章 夹皮沟金矿区有组织有规模的砂金开采 (1820年起)

        2011-4-8 15:21:20 【字体:

        第二章  夹皮沟金矿区有组织

        有规模的砂金开采 1820年起)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 在长白山北麓金银壁岭(因岭的一面产金,一面产银而得名)一带,地质年代非常古老,岩石系眼状结晶片麻岩。它的构成成分极其复杂,主要成分有乳白色及肉红色石英,并含有榴黄石,黑、黄、白各色云母及绿泥石,绿泥石中杂有辉石。另外,还有少量黄铜矿、多量黄铁矿与自然金及硫化金并产于脉岩之中。这里不仅有山泉溪水,而且还有第二松花江二级支流夹皮沟河不停地流淌。

            夹皮沟便位于金银壁岭下。从夹皮沟北(西)至红石大砬子,南(东)至马家店,东南翼延伸到诸道溜河,长40公里,宽5公里的北西向弧形断裂狭长地带两侧,即夹皮沟北西构造带所控制的范围被称为夹皮沟金矿区。这里究竟到底蕴藏多少黄金?恐怕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,人们都无法说清楚。但是有关长白山为“黄金国”、“黄金世界”的记载,在某些方志古籍中都可见到。这足以说明夹皮沟区域黄金贮量是十分丰富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第一节  夹皮沟金矿区砂金开采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 走山人在苇沙河(夹皮沟河)流域发现金砂。历史上,苇沙河即夹皮沟河。从历史地图上看,夹皮沟河为苇沙河正流。头道沟(会全栈河)、二道沟(龚沙河)、三道沟(老牛沟河及上流)均为苇沙河(夹皮沟河)的支流。该河流发源于黄泥河大岭永青峰西麓,东西流向,最后注入松花江。长白山区的苇沙河(夹皮沟河)流域是“砂金世界”。

            早在明朝末年,山东流民就开始了挖参事业。他们最初是在千山一带采挖。清朝设立柳条边后,他们仍旧沿山挖参,越过边墙,进入了被称为“黄金境地”的长白山区。据《桦甸县志》载:“桦甸由于地质构造得天独厚,在矿藏中砂金及脉金的储量丰富,分布地域广泛,多集中在松花江上游的老金厂、夹皮沟一带。”清初,严禁汉人流入柳条边外挖参、淘金、伐木、垦殖,但鲁冀等地灾民迫于生计,犯禁迁徙来桦求生者从未间断。乾隆三十八年(1773年),吉林人口为42321人,到乾隆五十九年(1794年)增至129290人,户数为24450户。清人口猛增除因经过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的“康乾盛世”,国家“承平日久”外,燕冀齐鲁流民的大量涌入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。据桦甸县志记载,嘉庆五年(1800年),河北、山东连年灾荒,灾民冲破清廷禁令,逃到长白山区从事采金(砂金)。此后,山东又遇几次大的灾荒,灾民大批涌入吉林松花江流域,流入夹皮沟一带谋生的人越来越多。燕齐等地流民在夹皮沟一带除农矿两业外,还从事采参、定碓、木营、菜营、棒槌营五项,为开发夹皮沟做出了贡献。

            大约在嘉庆十年(1805年)左右,原籍山东的走山把头孙继高带领一部分人在夹皮沟金矿区私采人参,后陆续发现金砂。孙继高曾为走山把头,据传在山东时即为采金把头,懂得采金方法。此人办事公道,深得采金工的信任,采金工有事,都爱找他商量。最初的时候,采金处于群采阶段,互相争夺开采地点的事情时有发生,孙继高经常调解采金夫之间的纠纷,渐渐树立了威信,成了大家拥戴的协调人。采金工逐渐集中到孙继高手下,愿意听从他的指挥。1812年,山东文登县疫病流行,死者众多,百姓大量流向关外,其中来夹皮沟的人大都投到孙继高的门下。

            大约在嘉庆二十五年(1820年),走山把头孙继高率领众人走遍了长白山以东的山脉,特别是夹皮沟、会全栈、老金厂等地,在苇沙河流域的头道沟、会全栈附近发现了金砂。一时采金工人会聚在放牛沟、马驮子沟一带进行砂金。各淘金点人数为数人、数十人不等,采用笨重的手工方法采金,形成小规模的群采局面。孙继高对砂金作业做出分工,参照采参把头制,在采金业中推行把头管理,本人为采金总把头。夹皮沟金矿采金史上的第一位大把头就是孙继高,继而成为采金总把头,被后人尊称为“把头始祖”。

            由于金工在采金地聚居和不断往来活动,于是便在采金集中的苇沙河下游地区出现了最早的店房业。“会全栈”这个地名,就是由刘德禄氏开的金工食宿的一个大客栈、收购转运山货的大货栈的商号名称,转而成为地名的?!都质兄尽?、《桦甸县志》记载:“道光元年(1821年)桦甸老营盘(今老金厂)发现砂金富矿,采金人不顾朝廷禁令,接踵麇集。采金活动由苇沙河下游逐步向上游发展。”这里的采金业一直持续到道光十年(1830年)左右。

            老营盘(老金厂)砂金盛事。正当头道沟采金业衰败末期,即道光十年(1830年)左右,苇沙河流经的老营盘(即今老金厂)处,聚集在这里的山东挖参流民,由于去河中取水,发现河中有金,发现了金砂。由下游渐次向上游推进,从老营盘到下游二道沟口、上游头道岔口间砂金出产最盛。此外三道沟的王八脖子以及热闹沟都是产金最丰富的地方。老营盘在清道光初年,山东人多来此采参,因搭帮结伙聚宿此地,故称老营盘。

            老营盘产黄金的消息不翼而飞,很快就传到了长白山区挖参人的耳中。于是,“继采者随接踵麋集”①在这一带淘金。虽然这时的采金仍被清朝视为违禁,但从此,这个“黄金”世界的大门逐渐向人们敞开了。以老营盘为中心的采金业最兴盛的时期是在道光二十年(1840年)左右,当时在这里聚集着采金工人2000多名,有“日进斗金”之说,可见当时砂金之丰富及开采业之兴隆。老营盘这个名字也就逐渐被老金厂所取代。另外,老营盘的名字还有“老营场”、“老银场”、“老银厂”。

            道光十年(1830)左右,夹皮沟金矿区采金已有十多处:苇沙河上游各段、头道沟、会全栈、老营沟(二道沟)口子、老营盘、放牛沟、马驮子沟、热闹沟、头道岔、王八脖子等地,采金工总数已达数千人,采金业盛极一时。

            在发现砂金之时,老营盘当时不过三、五户人家。“自老金厂溯流而上,沙金益富,直到夹皮沟东南之金银壁岭。山崖现黄色线③,见者以为纯金之矿,乃凿取碎之,水淘果得金,于是集工开采,闻者羡之趋若鹜,数人或数十人为一组,聚集至数千人。生产颇丰,商贾辐辏,渐成列市……”③由于开采业之兴隆,这里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有几十家店铺、客店和酒肆的热闹街市。在道光二十年(1840年)前后,采金聚集达数千名,热闹异常。据日本门仓三能的《北满金矿资源》第十章《松花江东源流域韩边外的金矿》记载:当时在老金厂河岸平地上,有30多处的店铺同时营业,特别

        ①《桦甸县志》第54页。

            ②按系铜铁硫化与金混合,今矿工以此为断定金矿之标准,呼硫黄线。

            ③《桦甸县志》第54页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大的客栈有两家,每家都能同时达到容纳顾客100余名。这些旅店设施都比较简陋,长筒子对面炕,人们一个挨一个地挨挤着睡觉。此时,山东诸城人马文良成为老金厂采金把头,后来接替孙继高成为夹皮沟金矿区采金工总把头。老金厂采金业盛极一时,其兴隆时间一直持续到二道岔、三道岔、四道岔、五道岔、老西沟等地砂金采取时期。直至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,老金厂砂金事业才渐趋衰微,但这里的采金业一直延至民国17年(1928年)。

            夹皮沟河诸道岔砂金。夹皮沟河中的夹皮为满语“夹皮活络”音转,意为夹板沟。河位于沟谷中,遂以沟名河。据日本门仓三能所著的《北满金矿资源》记载:夹皮沟位于松花江东源流域苇沙河的水源地。苇沙河,其本流的水源地自古以来就是发源于金银壁岭的夹皮沟,而其中的大房子北沟为其干流。从清朝到民国、东北沦陷时期,史料、历史地图均载,夹皮沟河为苇沙河正源,因此,门仓三能在其的记载中,将位于夹皮沟西卡子门的聚宝山金厂及五道岔金厂、四道岔金厂、大线金厂、头道岔金厂分别记述为苇沙河聚宝山金厂、苇沙河五道岔金厂、苇沙河四道岔金厂、苇沙河大线金厂、苇沙河头道岔金厂。苇沙河砂金事即夹皮沟河砂金事。

            老金厂砂金转衰前后,山东诸城人、采金大把头马文良率采金工沿苇沙河向上,来到夹皮沟河流域,在其流域诸道岔即二道岔、三道岔、四道岔、五道岔及老西沟等地开采砂金,这些地方砂金极富,到道光二十年(1845年)左右,这里的砂金采取业尤为兴盛。马文良成为继孙继高以后的夹皮沟金矿区第二代采金大把头。

            据《北满金矿资源》记载:苇沙河头道岔金矿开始开采在1840年,其矿脉长度为90,厚度为1,含金率每吨1225~3675。樵夫和采金人在桦甸县头道沟一带的放牛沟、马驮子沟发现砂金并开采。苇沙河四道岔沟也有人开采砂金。苇沙河老西沟采金业最为旺盛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第二节  夹皮沟金矿区山金脉矿大发现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 马文良溯流而上发现山金。经过二十多年的开采,在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,老金厂砂金事业渐趋衰微。于是,采金工人纷纷四处寻找新的金矿。这时金工大把头马文良(山东诸城人)沿苇沙河溯流而上,在夹皮沟北山即大房子北沟(今洪沟)官井子矿区内的铺山盖发现山金露头脉,试行采掘、洗炼,含金率极高,矿脉厚达40~50,走向千余米,吨矿含金量为20~30/吨,个别地方品位竟高到160/吨。当时将这种金矿叫做“铺山盖”。此时苇沙河流域的砂金正处于衰落时期。金工用火烧使岩石疏松、粹裂,再用石碾压碎,以水淘洗,熔炼得金。从此,采金由开采砂金为主转为开采脉金为主,砂金、脉金(又称“山金”、“线金”、“岩金”)同时开采。由于马文良率众发现山金并试行采炼成功,后人便称马文良为“山金始祖”。

            采金人聚集夹皮沟。自从马文良在夹皮沟北山发现山金露头脉后,数千淘金工人云集夹皮沟,以同乡结为团伙开采矿金。很快在夹皮沟北山露头脉周围,又开掘了十三合、下十合、小线儿、四方井、八人班等十几个矿点。各地采金工云集夹皮沟,争相开采矿脉,几人或数十或数百组成一组,处于无组织、争夺不止的状态下进行开采。时过不久,在夹皮沟这人迹罕至的荒山就出现了一个采金场。这个采金场就是后来闻名遐迩、盛名经久不衰的夹皮沟金矿。

            聚集在老营盘、夹皮沟的数千名采金工人,绝大多数是山东、河北等地的流民,他们背井离乡,离开了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,不顾清廷的封禁,被夹皮沟的富饶黄金所吸引,进入柳条边,从四面八方云集于此,为东北边疆的开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但是,清廷对于聚集在老营盘、夹皮沟的采金工人却持有另一种不同的看法。这里是清廷封禁之地,统治者认为:汉人无视边墙,擅入禁区,破坏了皇室贵族对边外人参、貂皮、鹿皮、东珠(产于山野江河,圆而粗的,“天子诸王以之钸冠”,价钱非常昂贵)等的垄断;柳条边为满族的兴起之地,即为“龙兴之地”,采金工人在此开采金矿,破坏了地脉,践踏了圣地;数以千计的采金工人集聚在此,无视清廷的封禁政策,一旦有变,群起闹事,后果是不堪设想的。所以,从一开始,他们就把采金工人称为“挖金贼”、“淘金贼”、“游匪”,后来为和“马贼”相对称,就把采金工人称为“金匪”,列入严加防范和斩尽杀绝之列。清政府无数次地采取措施,“封山断粮”、大规模地“剿匪”、烧毁采金人的“窝棚”、填平矿坑等手段对付矿工。采金工人在动荡不安的状态下生活。他们采取兵来我走,兵走我采等各种对策与清政府周旋,采金不止,生活不息。

        版权所有:中国黄金集团夹皮沟矿业有限公司    大发彩票址
        技术支持:吉林市捷立讯科技有限公司       本站访问量:

        链接:百度 大发彩票址回血大发彩票址计划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