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彩票址
        加入收藏 |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企业视频
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重要通知

        精准扶贫得人心  感恩帮扶送锦[03-04]
        关于招聘岭东泵站水泵工的通知[07-20]
        吉尔吉斯凯奇-恰拉特公司用工信[07-11]
        西藏华泰龙公司用工信息[06-30]
        贵州金兴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[06-19]
        招聘启事[06-19]
        关于对自愿从事井下一线工作员[06-19]
        廉政公益广告[11-27]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联系我们

        地址:吉林省桦甸市夹皮沟镇
        邮编:132411
        电话:0432-66742108
        传真:0432-66742144
        邮箱:jpgbgs@163.com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友情链接

        中国黄金集团公司
        中国黄金经研网
        中国黄金协会
        第二篇 韩氏家族统治时期(1845-1931)

        【上部 第二篇】第一章 韩宪宗夺取治统权(1845年起)(1-2)

        2011-5-23 8:48:34 【字体:

        第一章  韩宪宗夺取统治权(1845年起)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 祖籍山东的韩宪宗,因赌负债,只身逃往南山,私采黄金。他以夹皮沟金矿为舞台,逐渐站稳脚跟,开辟出一块东北近代史上享有盛名的“韩边外”地区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第一节   韩宪宗逃难闯 “边外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韩宪宗,字“国瑞”,号“瑞臣”,其父韩元毓,以农为业。韩宪宗曾改名现琮、宪琮,后为效忠,原籍山东省登州府文登县(今文登市)。关于韩宪宗出生时间、地点有三种说法:一是日本门仓三能著《北满金矿资源》载,韩宪宗于清嘉庆十年(1805年)出生于山东省登州府文登县,后移居到奉天省复州骆驼山西部的后大地,后又随父迁到九台(今九台市)的木石河流域的花曲柳沟居??;一是胡维革、乔钊著《淘金王传奇》载,韩宪宗祖籍山东省登州府文登县(今文登市),清嘉庆十八年(1813年)生于辽宁复州(今辽宁省瓦房店市),后随父迁至木石河(吉林九台县花曲柳沟);一是吉林省、吉林市和桦甸市政协联合编辑出版的《黄金王国的兴衰》和《韩边外祖孙三世占据吉林夹皮沟六十年纪略》载,韩宪宗原籍山东省登州府,清嘉庆二十四年(1819年)生于现属栖霞市小庄乡境内的艾山前之邹家疃,后迁至辽宁复州骆驼山后大地,道光五年(1825年)前后,又来到“新边”边外的木石河流域的花曲柳沟。

            据《淘金王传奇》所记:韩宪宗的父亲韩元毓从山东省登州府文登县(今文登市)逃难到辽宁复州后,一心务农,试图依靠东北的平阔土地,依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养家糊口??墒?,他万万没有想到,对于贫苦人来说,关东与山东一个样,虽然田畴沃美,但如狼似虎的统治阶级却使耕耘的人们不得温饱。在家境毫无好转,仍是一贫如洗的情况下,1813年,韩元毓的长子韩宪宗出生了。随后不几年,次子韩庆宗又接踵而生。在生计无着的情况下,大约1825年左右,韩元毓以一条扁担挑着仅有行李和什物,带着全家老小,离开复州,向柳条边外流浪迁徙,来到了木石河(吉林省九台县花曲柳沟)。

            据《黄金王国的兴衰》记载:在韩宪宗出生后不久,因家境贫寒兼遇灾荒,道光初年,一家四口离开了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,隨父经登州府治所在地蓬莱,乘船渡海北上,抵达辽东半岛上的复州湾,移居到了奉天复州骆驼山后大地。

            奉天复州骆驼山后大地,当地住户均为韩姓。韩元毓一家在后大地定居之后,从邻舍的一位老秀才那里得知,当地韩家都来自于山东省文登县,排辈的顺序为“大元毓宗寿,登堂殿廷魁”。其中“宗”字与“堂”字排在名字的末尾,其余八个安排在姓名的中间。“元”字辈人,在当地辈份较高,很受人尊敬。韩元毓名字中既有“元”字,又有“毓”字,但由于是后投奔来此地的,也就屈尊做了“毓”字辈。后来,韩元毓又请老秀才为自己的两个孩子分别起名为宪宗、庆宗。

            韩元毓一家在骆驼山后大地谋生多年,勉强维持生活,仍未改变贫困状况。听说柳条边外地广人稀,物产丰富,是个日子好过的地方,于是,举家奔向柳条边外。

            道光五年(1825年),他们穿过辽东半岛,通过威远堡老边边门,沿着“新边”的外缘继续北上,来到既是“老边”边外,又是“新边”边外的吉林沐石河流域的花曲柳沟(今九台市庆阳乡八台村七社)?;ㄇ稻嗬肓醣卟辉?,属于蒙古王公所辖地的极东边沿。蒙族人以游牧为主,不注重农业。此地又没放荒招垦,只是在每年冬季,由王爷府派人下来收缴地租,因此基本上属于随便开荒,随便报地亩数。多垦少报或者隐瞒不报的不在少数,只要招待好了公差,供足了好酒好菜,租粮多少有时也并不深究。因此,这“边外”虽然比较荒凉,却比较容易维持生活。

            虽然对于韩宪宗出生时间及地点记载不一,出生地不一,但是其原籍山东登州府,都与辽宁复州有一定的联系,其家后迁至木石河的记载则是一致的。至于韩家何时迁到柳条边外,无论是《淘金王传奇》,还是《黄金王国的兴衰》都记载是道光五年(1825年)。总而言之,韩家是闯关东,举家迁至柳条边外的木石河。

            躲赌债  独闯入南山  韩家进入木石河花曲柳沟后,宪宗及其弟庆宗随其父共同从事农业,终日劳累。

            当时,木石河地方赌风极盛。素好赌博的韩宪宗,在土里刨食,一年所获无几,也开始涉足赌场,想在赌局里转换命运。1833年春季,韩宪宗赌博负债,无法在家中居住,便只身一人逃往桦甸境内的砍椽沟(今桦甸市北40~50里)产砂金的地方,同那里的采金人一起不顾官府的禁令而盗采砂金。私采砂金一年多时间,有了些积蓄,到了年底,韩宪宗赴吉林省城购买了一些年货及衣服、装饰品等,运回家乡。亲戚、乡邻闻讯询问经过,宪宗遂将一年多于砍椽沟采金状况详细讲述给乡亲们。宪宗的姑母徐氏,因系念母家,由复州迁来,与韩家一同在该村务农。听到韩宪宗的讲述后非常羡慕,商议来春同赴砍椽沟从事采金。1835年春天,等到他们来到砍椽沟后,正遇金矿被官府查封,采金人都被驱散,徐、韩两人只得离开砍椽沟。后来徐氏又听说延吉县管内的延吉岗,砂金十分丰富,遂与宪宗一同前往,但此处也因几次遭马匪蹂躏,金场溃散,徐氏返回故里。在韩宪宗的姑母返回家中后,韩宪宗独自一人,于秋季来到桦甸县木箕河子(穆钦河)给侯家抗活种地。

            1842年,韩宪宗娶侯家主人之女为妻。据《长白山江冈志》记载:“韩边外嫡妻侯氏。因少时佣工于侯姓家,侯某见其厚重少文,故以女妻之。”这时正是他人穷志短、马瘦毛长之时,但东家却居然将女儿嫁给他,这在当时的确是门不当户不对,一桩不寻常的婚姻,也足见他的老丈人和侯家女儿的独到眼光。1845年,侯氏夫人为他生下一男,取名寿文。虽已为人夫、人父,但韩宪宗始终没有忘掉赌博。韩宪宗“每赌时,以‘边外’为字”,后人称之为“边外大爷”。1846年,就在韩寿文出生后不久,韩宪宗又一次豪赌,输得极惨,于是对众赌徒说“吾有巨金在边外,当为诸君走取之”①,拔腿离开木箕河。两天后,韩宪宗来到船厂(当时的省会,今吉林市)。先是打零工,后又在码头上装卸货物,落脚在迎恩门(今临江门)外头道码头附近的大德店里。经店主,一位姓孙的大爷指点,结伙入吉林南山(今桦甸境内)挖参,巧遇黄金,遂进入老金厂淘金。这一年,韩宪宗41岁。

             张相文:《南园丛稿》第1页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第二节  韩宪宗掌握夹皮沟金矿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 结义盟  夹皮沟自1845年马文良发现金山露头脉后,成千上万名采金工聚集夹皮沟,以同乡结为团伙,争相采掘。道光二十六年(1846年)秋季,韩宪宗因赌博负债,由侯家逃往夹皮沟金矿区老营盘金场(即老金厂),在马文良采金大组当采金工。并因山东老乡关系与马文良结拜为兄弟。

            1848年,韩宪宗又随马文良由苇沙河老金厂进入夹皮沟金场,开采脉金。当时,大小采金小组的首邻都称为把头,全乡成员无论何事都要听从把头的。但各组人员并不是固定不变的,时有分合,人员更换也比较频繁。金业的兴旺又吸引大量商人汇集此地,使夹皮沟买卖兴隆,日益繁荣起来。此时的夹皮沟共有二、三千名采金工人,还有三家小客店,四、五家杂货铺,成了长白山北麓深山老林中的一个小小的集镇。马文良在道光十年至二十五年(1830~1845年),曾领导老金厂、热闹沟、王八脖子以及苇沙河(夹皮沟河)头、二、三、四、五道岔和老西沟等地的砂金开采。在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左右,老金厂砂金转衰前后,马文良亲自率采金工来到苇沙河(夹皮沟河)流域开采砂金,并在夹皮沟北山,即大房子北沟(今洪沟)官井子矿区内发现金山露头大矿脉,后被人们称为“山金始祖”。马文良仗义疏财,在指导采金、处理采金工纠纷、分配等方面都深得金工的信任。在各采金小组中,声望最高。后来,马文良成为继孙继高以后,夹皮沟金矿区第二代采金总把头。夹皮沟金矿区很多庙宇都塑像祭祀两代采金“始祖”孙继高、马文良。说明马文良与韩宪宗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。

            据《中国古近代黄金史稿》载:马文良1848年死去?!景?/span>:此说存疑】

            据《淘金王传奇》载在众多的采金小组中,以李成为首的小组人员较多,声势也较大。李成,原籍山东,后流浪到东北,以打猎为生,并逐步成了猎户的首领。他“为人豪健多权谋,又精枪法,百发百中,人因以炮头呼之”①。于是,韩宪宗便改换门庭,投到李成的麾下。 韩宪宗在夹皮沟“居一二年间,悉交其贤豪长者”,如李成、李茂林,都克沐、包志兴、杨宝等多人“相约为兄弟”②,李成为“大爷”,韩宪宗为“老疙瘩”③。

            韩宪宗刚来夹皮沟时,单枪匹马,和马文良结为兄弟,与李成、李茂林等结为义盟后,互讲江湖义气,共誓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能同年同月同日死,这样便在夹皮沟金矿的数千名工人中,出现了一个生死与共的小团体,并逐渐加深了采金小组内部的团结。韩宪宗慷慨解囊,仗义疏财,路见不平,总是拔刀相助,人们都认为他豪爽、侠义。因此,在众金工中地位很高,很多人都愿意和他交往,威信极高。

            火绳计  当时被官府称为“马贼”的采金工、有因官府压榨,被逼上“梁山”的人,也有流氓地痞,靠打家劫舍、敲榨勒索为生的人。就在韩宪宗与马文良、李成等结为义盟之时,一些人屡屡进犯金场,他们抢金场,打金工,欺压采金夫。其中,“有自三座塔来的梁才、孙义堂二人,暗夺李半疯金厂,率众三百余名占据夹皮沟,坐索税金,抽收太苛”④,率其丑类“横行沟里,鱼肉金工,骚扰

        ①张相文《南园丛稿》卷五,第2页。

        ②③庄金铨《韩边外祖孙占据吉林夹皮沟六十年纪略》。

        ④刘封建著《长白山江冈志略》第161页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过甚,人皆患之”①。这个名叫梁才的惯匪,肆意横行,欺压、鱼肉采金工人,无恶不作,是夹皮沟金矿一大祸患,民愤极大,激起采金工大把头马文良及其结义兄弟韩宪宗等的愤怒。

            由马文良、韩宪宗、李茂林、李成等金工猎户头目,一面安抚受压金工,一面秘密联络各地金场,打制大刀、长矛等武器,准备随时反击。准备妥当后,韩宪宗与结义弟兄们联合众金工,夜间包围梁才住处,用排子火枪(即每组一起点火炮)把梁才逐出了夹皮沟。但是,梁才并不甘心失败,大肆招兵买马,不久又带匪帮一二百人卷土重来,侵扰夹皮沟。1854年深秋的一个夜晚,梁才带领大批人马开进夹皮沟。大兵压境,一些人在睡梦中被惊醒,不免有些慌张。韩宪宗镇定自若,指挥弟兄们用“火绳计”与梁才展开了斗争。所谓“火绳计”,就是在夜间点燃几百捆火绳,挂在各处树丫上(当时使用火枪,用火绳点燃火枪,一个火头显示有一颗枪),满山遍野,人声呐喊,梁才不知虚实,以为满山都是人,人人都有枪,于是畏其人多,心慌逃遁。韩宪宗、李成等率众乘胜追击,消灭了梁才的大批人马。待到天亮,匪首梁才探听到虚实,知道中计,想试图反扑,怎奈元气大伤,无力回击。“梁才逃到千山,出家为僧,孙义堂逃回原籍,手下人等,全部溃散。”②

            掌握大权  张相文的《南园丛稿》记载:为防止马贼入侵,共同商议建立团练会,保卫金厂。由于韩宪宗在带领金工驱逐马贼时胆量过人,计谋出众,深受赞誉,大伙想推举他为团长。但韩宪宗不同意,说:“李君先至,诸君奈何后之,众以属李”③。而李成则说:“韩君功大,吾不可以先之”④。两人互相推让,很久确定不下来。大家都为他们二人的诚意感动,一时也不知究竟谁来做团长最合适,提议让神灵决定。于是,在1854年秋天,选择了一个好日子,李成与韩宪宗召集众人,在神座前设一小匣,在纸上写上二人的名字,团成小团,放入匣中。决定:“其名先出者,神所择也,谁敢违之”⑤。最后,摇动小匣,往下一倒,韩宪宗的名字先被倒了出来。大家欢呼推举韩宪宗为团长,李成为副团长,从此“二人同理团政,事皆咨而后行。”⑥韩宪宗被众金工拥立为“矿工自卫团团长”。

            据《黄金王国的兴衰》记载:歼灭梁才后,夹皮沟需要一位能够掌得起舵的金工领袖。大家把希望寄托在“大爷儿”李茂林和“老疙瘩”韩宪宗身上,但两人互相谦让,最后在神座前设竹签,先飞出者为王。

            据《淘金王传奇》载:歼灭梁才后,李成成了金厂的总头目。李成年近药甲,欲让贤退位,推举韩宪宗为采金工人自卫团团长。韩宪宗推让,最后在神座前设一小匣,书二人之名于纸上,团成小团儿摇动,名字先出者为王。

            1854年,韩宪宗当上首领。从此,长六、七里,宽四、五里的夹皮沟一带和上千名私挖黄金的人,都归韩宪宗统领、调度。韩宪宗成为继马文良以后的第三代采金总把头。整个夹皮沟的大权完全掌握在韩宪宗一人手中,正式成为夹皮沟金矿的统领。以前,这里的挖金者因没有官府的许可,私人采金,所以,多次遭到官兵查捕,副头目李炮头每遇官兵袭扰,“常常施以贿赂,使其领地太平无事。”⑦当时,还有一个科场失意、沦为金工的穷秀才程思敬,由于其满腹经纶,料事有独到见解,平时很受韩、李二人的器重。李炮头七十三岁去世后,韩宪宗曾任他为副头,但不长时间,程思敬却突然离开了夹皮沟,有史料载说程思敬“与韩议多不合,未几辞去”⑧。实际是受韩宪宗委派,进入吉林府做了清朝的官员。

            后来,韩宪宗将桦甸、濛江(今靖宇市)、抚松、安图(今安图市)等辖区收为韩家领域,以金起家,成为“关东金王”,奠定了以后韩边外的基础。

        民国版《桦甸县志》卷九:人物·卓异。②刘封建著《长白山江冈志略》第161页。③④⑤⑥⑧张相文《南园丛稿》卷五,第2页。⑦日本守田利远《满洲地志》下卷,第429页。

        版权所有:中国黄金集团夹皮沟矿业有限公司    大发彩票址
        技术支持:吉林市捷立讯科技有限公司       本站访问量:

        链接:百度 大发彩票址回血大发彩票址计划官网